十九年前

十九年前,我是一個前途不大明朗的中學重讀生。可能去外國繼續學業,亦可能留港,總之一切未明。在遠方的北京,一群前輩們則很清楚他們的前景,亦希望為人民爭取一點公義。只可惜他們「好天真好傻」,並不明白中國人的社會始終是由上而下的專制,根本不容異見。一夜之間,人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希望沒了。

十九年了。下年是第二十個年頭,我也從有點正義感但亦有點無知的少年,變成一個三十多歲、心代 裏仍然有火的壯年人。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 is still faraway, and not coming any closer.我們可以看見平反的一日嗎?

不承認錯誤不代表沒有罪,控制昨日不代表能控制明天。總有一天要承認,不如現在站岀來把一切清楚交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