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不惑。不惑?不惑!

四十歲。對於男人而言,這是多麼叫人不安的一件事。今天,這事終於在我身上發生。

孔夫子話齋,「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即三十歲確立價值觀,四十歲對自身路向不再懷疑,貫徹始終。在我而言,三十歲時對世事、自身都有點迷糊,談不上「立」。往後的十年動盪不安,但不少新嘗試、改變,都在這十年間出現。從毫無目標地混日子,到再讀書,再嘗試戀愛。寫博、做podcast、做網台、搞活動、跑長跑、做手作、學跳舞,生活一百八十度轉變。盡力在每方面搞事。

我的上進心並不強,亦對打工生活十分不以為言。相對於主流價值,我肯定不入流。但老老實實,揾食當然要緊,但我不會把生命全放在工作上。反正,現在我快樂,這已很足夠。

當然,終有一日,我希望脫離打工仔行列,以自己的志向去謀生。肯定辛苦,但我信可以。

四十不惑嗎?世事仍有很多令我困惑,但一點很清楚:創作是我的路,無論是媒體、寫作、手作,或是探戈,都是如此。

在過往日子有緣遇上的各位,感謝你們的關顧。正如Mike Errico如此唱:

=====
The friends I love know who they are //
The rest all just slip away.
=====

In my life, I love you al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