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濶天空…

明天又是七一。去行與否,適隨尊便。我去行,只為三個原因:為了不「被代表」、為了一口冤氣、為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路上見。

今日則是黃家駒的死忌。下面送給大家的「海濶天空」,是一群外國音樂人的cover,足證音樂果真無界。歌詞送給明天在街上和不在街上的人們,一起共勉,願你平安、快樂。

大亞灣之戀?

多年來香港人所擔憂的事,終於發生。當年口口聲聲說沒有問題的人,現在又在那裏呢?究竟是「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還是「到底一灣的清水.等於幾多苦惱眼淚」呢?

延伸閱讀:
蘋果日報: 大亞灣洩核輻射 中電:現場完全隔離,不影響公眾健康
明報:大亞灣擬再建核電廠
大亞灣核洩漏的新聞封鎖

估唔到會係咁⋯


竟然係爆響口話要去禮賓府,都可以比我哋一群草民上到去,如入無人之境,實在好難想像警方嘅面子放去邊好。

今晚其實預咗有一半機會表決唔到,所以一整個下午都同推友們一邊聽直播,一邊發推。今次人數明顯比上一次多,大家亦更投入。雖然議事堂內的情況並非外面嘅人可以左右,但總算留到最後一刻,後來更比網台拉夫,客串直播主持。

往後再談,明早再戰!

<反高鐵>看見鏡中的自己嗎?

今日要不要把包圍立法會,相信大家已經心裏有數。如果你還未決定的,我會問你一句:近來有看見鏡中的自己嗎?

甘地曾說: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零五年世貿時,曾留傳過這一句:You can claim that you care, but you can’t claim you are THERE. 無論今日結果如何,只要你介意669億變成一條全世界最貴的鐵路、介意一群鄉下人被迫遷、介意官商勾結、介意市民意見被漠視、介意民主派無鬼用、介意無民主無普選,唔好再諗,下晝一點開始,去立法會啦!幾點到都好,我哋會等你。

I’m Starting With The Man In The Mirror
I’m Asking Him To Change His Ways
And No Message Could Have Been Any Clearer
If You Wanna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Take A Look At Yourself, And Then Make A Change

十九年前

十九年前,我是一個前途不大明朗的中學重讀生。可能去外國繼續學業,亦可能留港,總之一切未明。在遠方的北京,一群前輩們則很清楚他們的前景,亦希望為人民爭取一點公義。只可惜他們「好天真好傻」,並不明白中國人的社會始終是由上而下的專制,根本不容異見。一夜之間,人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希望沒了。

十九年了。下年是第二十個年頭,我也從有點正義感但亦有點無知的少年,變成一個三十多歲、心代 裏仍然有火的壯年人。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 is still faraway, and not coming any closer.我們可以看見平反的一日嗎?

不承認錯誤不代表沒有罪,控制昨日不代表能控制明天。總有一天要承認,不如現在站岀來把一切清楚交代。

有關聖火的聯想

這兩天的報紙頭條,有關爭取西藏復國人士搶奪奧運聖火的新聞此起彼落。大部分人的討論都集中在搶聖火的成功與否、聖火途經的國家的保安如何、或是陰謀論地估計達賴有沒有在幕後指使,等等。

我的想法有點不同。其實,聖火以至奧運,好不容易在上世紀擺脫一九三六年被納綷德國利用的往事,以及冷戰時的東西方陣型杯葛,現在又因為中國的取態而鬧得一片混亂,所謂奧運精神,早已在政治角力、經濟利益、以至純綷想「岀風頭」的人流中淹沒…

我當然明白,沒有商業贊助,如奧運般的大型競技比賽,根本不可能成事。對主辦國而言,有利益自然會令事情政治化。而愛「岀風頭」的人,古往今來多的是。可是,這些因素集合起來,便是一個空前絶後的大怪胎。

奧運是公平競賽、是誇越國族矛盾、是更進一步、是挑戰極限。聖火傳送,則是為了把奧運精神傳揚開去。這一切,不是讓中國隱惡揚善,宣示國力、不是讓大商家大撈一筆、更不是讓閒人如曾蔭權、梁振英之流騎劫。

後記:這一篇奴騷是為了參加由公園仔等發起的blogtorch08運動而寫,亦代表我近日對聖火傳送的心底話。 自小我便是奧運迷,少年時更迷上冬季奧運。眼看奧運淪落,實在很痛心。如果blogtorch08能如我在這活動的英文宣言中所言,可以把聖火以至奧運精神重現,便是對所有人的功德。

你也可以參加這個活動,詳情請參閲More Than One上公園仔的文章,或在Facebook上找我們的group,多謝。

註:我對「藏獨」這個名稱很感冒。人家明明到一九五一年前都是主權獨立(除了被元朝統治了十多年,以至清政府和英國在民國辛亥革命前的角力外),共產黨不打進去,他們便不會亡國,又何來「搞藏獨」?

* * *
虛擬聖火主路線:

  1. 聖火 - 公園仔(香港,大埔)
  2. 聖火隨手傳 - PCheung(香港,元朗)
  3. 聖火2.0 - 五師兄(香港,金鐘)
  4. 只有怒火 - 電鋸(香港,油麻地窩打老道 25 號)
  5. 卡加利的奧運聖火 - 豬欄(加拿大,卡加利)
  6. 聖火任你搶 - Nikita(香港,鰂魚涌)
  7. 用內褲燃點火炬 - Stannum(澳洲,雪梨)
  8. 網上傳聖火 - ClubEddy(香港,中環)
  9. 「聖火」不聖 - TinTin(香港,杏花村)
  10. 聖火隨你blog - 薯麥(香港,鑽石山)
  11. 我又嚟接TORCH - mad dog(香港,港島)
  12. 有關聖火的聯想 - 鷹頭獅巢(香港,耀東村)
  13. 擔當火炬手的資格 - angeL(香港,九龍灣)
  14. 聖火.研究 - 大雄(美國,紐約)
  15. 我替胡佳接一棒 - 曾金燕/胡佳(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BOBO自由城/北京市看守所)
  16. 亂世聖火 - Kevin(香港,九龍城)
  17. 如何制造不滅的聖火 - Edmond(加拿大,渥太華)
  18. 和諧聖火之旅 - 影.腦.者(香港,九龍塘)
  19. 聖火「埋洲」- 軒爸(香港,數碼港)
  20. 我的雪山獅子 - 張婉雯(香港,美孚)
  21. 搶火炬:保護奧運火炬傳送的最佳方法? - 賴勇(香港,葵涌)
  22. 約定你,五月二日,點燃激情! - king (不詳)
  23. 2008北京奧運聖火在倫敦:Olympic games and Human rights 奧林匹克與人權 - Rosery (英國,約克)
  24. 聖火夢想 - ChaChaLau (香港,大坑)
  25. 聖火,為中國燃起新希望? - Ningbo(香港,炮台山)
  26. 大家一起在“和谐”中等死吧! - Pale(不詳)
  27. 只屬觀火 - rm501(香港,柴灣)
  28. 奥运火炬烧了谁的尾巴? - 观零零空空观(香港,九龍達之路)
  29. 承接文明火炬抵抗野蠻狂風 - 飛馬(香港,馬鞍山)
  30. 兩種積極有效熱鬧在台灣傳遞奧運聖火的方式 - 李怡志(中華民國,台北)
  31. 期待奥运圣火带来的改变 - 白咏冰(中華人民共和國,某處)
  32. 養火 - Linus(英國,布萊頓)
  33. Blog-Torch-Relay 博客圣火传递 - mono(不詳)
  34. 港女 blog torch 之 無眼睇 - JudyLo(香港,西貢)
  35. 你的圣我的火 - 第三世界书店 (中華人人民共和國,廣東省海豐縣)
  36. 奧運聖火境外護衛團 - 暗黑的卡夫卡(加拿大,多倫多)
  37. 無火torch - Carole(La Réunion)
  38. 冒著奧運的聖火前進﹗前進﹗前進﹗進﹗ - 齊(香港,秀茂坪)
  39. One second when the sacred fire stops burning. 奥运圣火熄灭的那一秒钟. - 阿统(不詳)
  40. 火炬步履艰,思想万重山,标准贫困痫 - 草莓周刊

中途插隊搶聖火:

  1. 搶食世界:網絡上的普羅米修斯 - Read and Eat (美國,紐約)
  2. 搶火炬 - San Wen Ji (香港?)
  3. 聖火呢又是甚麼?(虛擬網絡火炬傳送版) - 星屑醫生(香港,北角)
  4. 誰的世界?哪一種夢想? - Pakkin(香港,沙田)
  5. 拔劍劫聖火去燒雞翼 - katana(香港,中環半山麥當奴道)
  6. BLOG虚拟圣火传递:消费与被消费 - heretic(香港,柴灣)
  7. 如果我是火炬手 - leekf(香港,西環)
  8. 搶聖火 - Uncle Ray(香港,太古)
  9. 搶聖火 - 木子日曰(香港?)
  10. 神聖的慾火 - K.(香港?)
  11. 你我也搶聖火 - Nic(香港,香港仔)
  12. 搶包山,搶聖火 - Small Potato(紐西蘭,奧克蘭)
  13. 再有怒火 - 電鋸(傳完又搶!)(香港,元朗大生圍)
  14. 脫殼披甲搶聖火 - 童虎(中國,盧山)
  15. let me grab a torch - richeyxx(香港,美孚假豪宅)
  16. 極權者手中的聖火令 - Darkman (香港,旺角)
  17. 我可以搶聖火嗎(沒有提供連結)- suet(香港,粉嶺)

去了、回來、救不了。結束?你就想!無咁易!

A photo by Felix, originally uploaded by Felix@Griffon’s Den.

無乜可以講,因為31日夜晚我在,8月1日卻不能參與。可以做的,就是靜待下星期二judicial review,希望仍在。

除咗到場留下腳毛之外,總覺得自己可做o既並唔多。只係,唔去會後悔。唉…

Update: 上星期五(八月十日),希望和風球一起消滅…

延伸閱讀:
紫草 – 皇后清場側記 & 皇后清場
Sidekick – 我關心的不是皇后碼頭
鄧小樺 – 匆匆

又到陸肆

一年容易又陸肆。今年「路遙知」大放厥詞,又碌豬又冇屠城。佢講乜都好,其實都唔係你應該今晚去維園坐或者去文化中心獻花既原因。佢暗示國民教育不足,普選要回歸二十五周年先有,先至係問題。

講到尾,要香港人放棄自由,停止爭取民主,同洗去陸肆一樣不可能。They either had to put troopers on Hong Kong streets, or give us what we want.否認唔會令我地忘記。今晚見!

引:
=====

六四獻花

沒有叫人聲嘶力竭的口號﹔
沒有大會的指定動作……

請來為十八年前無端斷送青春和性命的人們,獻上我們最溫柔的悼念。

為紀念六四事件十八周年,我們僅呼籲各方友好,於六四當日前往位於尖沙咀文化中心外,已故法國藝術家凱撒作品《自由戰士》腳下,獻上一束白花,透過最簡單而意味深長的方式,向十八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殉難的人們、和所有曾為自由而犧牲的人們,作出最衷心的致敬。

是項行動,亦是作為體現香港市民爭取於公共空間或領域,進行政治、情感、藝術、任何信息之自由表達的象徵。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件位於我們的城市中心的公共藝術品,曾遭政治審查而被隱性埋名,都希望大家能來為我們城市的民間集體記憶加添更豐富的色彩,在各種官方的、從上而下的、單調的聲音中,加上我們自己的聲音。

如果大家當天有空,我們誠邀大家一起獻花。沒有獻詞、不用祈禱、更不用簽名或捐錢,只要記得帶同一束白色小花(大花都得)便可。如果不怕老土,亦請盡量著沉色衣服,和在襟上繫上白花,以致餘哀。

為是沒有組織的緣故,只憑心意(也沒錢賣告白掛橫額),很希望大家在收到這個電郵或訊息後能幫忙廣為流傳。不論人數多寡,當日天色如何,亦會照樣進行。

一名香港市民
曾德平僅此呼籲
2007年5月30日

=========

網摘 – 三月十四日

人權/自由/私隱
Don’t like ID cards? Hand over your passport
唔想用身份證?唔好出國啦(英國政府話)!奇就奇在英國竟然未有全國性身份證呢件事…

Big Brother State
有關各國無所不用其極侵犯人權手段的動畫,發人深省。

Girls suspended over ‘Vagina Monologues’
本來,美國人外表開放,內在保守已不是新聞,但和香港逼令「陰道獨白」改名般一般見識,便叫人搖頭歎息。

電腦
Google’s Buses Help Its Workers Beat the Rush
做廠車做到好似Google咁都算係唔話得,不過冇咁o既福利都未必留得住人…

SXSW Panel: How to bluff your way in Web 2.0
雖然話係吹水用,但作為web 2.0入門都唔錯,可以一讀。

German armored vehicles and Apple Mac OS X
Mac OS X各版本原來與二戰的德軍坦克有不少共通之處…

How to move an iTunes library from a PC to Mac (and back)
Switcher/iTunes用家必讀!

小工具

笑い男
笑面男遮掩照片上的面孔吧!

Twitter
5 Ways to Use Twitter for Good
The Several Habits of Wildly Successful Twitter Users
兩個不錯的Twitter教學,這小服務看來還有一番作為。

Random stuff
Cat parasite rules our lives
咁係唔係代表為o左健康,我唔可以同貓玩呢? 😛

對保衛天星人士的一點敬意

因為種種原因,我無法參與保衛天星的行動,故此一直對此不發表意見。今日留意到刁民公園的葉一知兄所翻出的舊聞,按捺不住,必定要申明立場。一個不理市民意見,空談「聽到市民聲音」,以陰謀詭計達到目的的政府,早晚要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責。只是到時,還有多少古蹟可以留下?

有關對立雙方的立場,以至政府睜眼撒謊霸王硬上弓的羞態,各方blogger已有著墨,不再重複。我反而希望對連續數日以身犯險的人士致敬。可恨有心人不多,而互相勾結殘害社會的奸賊太多。

Think Different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misfit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
You can prais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quote them, disbelieve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About the only thing that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at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延伸閱讀:
moliuOLOGY – 我們的天星、我們的回憶
刁民公園 – 為甚麼為天星碼頭抗爭(歡迎廣傳)
保護天星運動到人民自主–活動紀錄和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