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blogger利益申報

在今年的香港博客年會,最末的討論是有關blogger收取不同情度的商業利益時,是否需要申報利益的問題。當在現場的我,亦有為此發表了一點意見。其實一直對這有點既定的立場,再加上近日終於有需要做產品測試,所以今日希望和大家談一下。

寫博的目的,人人都不同。在外國有所謂職業blogger,主要為大型blog network的寫手,題材以tech、政治和資訊類為主。個人認為,要成為職業blogger,寫產品測試和介紹的文章,在所難免。而申報利益是他們工作的一部份,所以並不是本文的討論目標。我等普通blogger申報利益的需要與否,和如何處理在文章中的批評力度,才是我希望探討的。

當日我在討論中的意見,和我現在開始做產品測試時所持的立場,是一樣的:一切以透明度為先,因為關乎你個人的公信力。因為,只要產品不是你自己購入,你寫的文章便是「鱔稿」,所以無需否認了。要分辨「鱔稿」容易得很,如果還不明言來源,讀者流失只是時間問題。

好,要寫「鱔稿」,那力度該如何調節?力度太少,稿會太「鱔」,沒有交易亦會分令人有所懷疑。力度太大,會怕接頭人交不出「功課」,亦怕廠家、商家接受不了,以後類似的機會不再有。這些都是可能發生的。可是,如果寫blog的目的是寫自己想寫的人和事,那本來便不應該賣人家的帳。除此以外,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相信商家們的容人之量吧。西諺有云,誠實是最佳的策略,人家要不要與你合作,還是隨緣吧。

註:我將會使用CMP.LY為有關產品測試、商業blogger meeting等報導作出申報,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可以當我是小學五年生來解釋這事嗎?

看見Jason CalacanisFriendFeed上推薦企業家Mark Cuban的一篇博文,痛斥人們以”You just don’t get it”為藉口,以推卸自己沒有用功推銷生意概念的態度。

最近,正在收看的日劇Change中,亦有類似的台詞岀現:「你可以當我是小學五年級學生,詳細地解釋一下嗎?」

其實世事總是如此,無論是生意、政治還是新媒體。人家不明白,不一定是他/她愚蠢,大有可能因為你凖備不足。者你沒有用最顯淺的方法去解釋,而對方對你所説的一無所知。對我等新媒體人來說,往往需要平白顯淺的例子,來介紹博或podcast這一類與主流不一樣的東西。為何要搞,如何去搞,有多少發展空間…等等,多多少少是難明白的。所以,必須把太技術性的事項簡化,才能讓受衆理解。

反正,如果有人對新媒體有興趣,難保他/她會向你請教。

有關聖火的聯想

這兩天的報紙頭條,有關爭取西藏復國人士搶奪奧運聖火的新聞此起彼落。大部分人的討論都集中在搶聖火的成功與否、聖火途經的國家的保安如何、或是陰謀論地估計達賴有沒有在幕後指使,等等。

我的想法有點不同。其實,聖火以至奧運,好不容易在上世紀擺脫一九三六年被納綷德國利用的往事,以及冷戰時的東西方陣型杯葛,現在又因為中國的取態而鬧得一片混亂,所謂奧運精神,早已在政治角力、經濟利益、以至純綷想「岀風頭」的人流中淹沒…

我當然明白,沒有商業贊助,如奧運般的大型競技比賽,根本不可能成事。對主辦國而言,有利益自然會令事情政治化。而愛「岀風頭」的人,古往今來多的是。可是,這些因素集合起來,便是一個空前絶後的大怪胎。

奧運是公平競賽、是誇越國族矛盾、是更進一步、是挑戰極限。聖火傳送,則是為了把奧運精神傳揚開去。這一切,不是讓中國隱惡揚善,宣示國力、不是讓大商家大撈一筆、更不是讓閒人如曾蔭權、梁振英之流騎劫。

後記:這一篇奴騷是為了參加由公園仔等發起的blogtorch08運動而寫,亦代表我近日對聖火傳送的心底話。 自小我便是奧運迷,少年時更迷上冬季奧運。眼看奧運淪落,實在很痛心。如果blogtorch08能如我在這活動的英文宣言中所言,可以把聖火以至奧運精神重現,便是對所有人的功德。

你也可以參加這個活動,詳情請參閲More Than One上公園仔的文章,或在Facebook上找我們的group,多謝。

註:我對「藏獨」這個名稱很感冒。人家明明到一九五一年前都是主權獨立(除了被元朝統治了十多年,以至清政府和英國在民國辛亥革命前的角力外),共產黨不打進去,他們便不會亡國,又何來「搞藏獨」?

* * *
虛擬聖火主路線:

  1. 聖火 - 公園仔(香港,大埔)
  2. 聖火隨手傳 - PCheung(香港,元朗)
  3. 聖火2.0 - 五師兄(香港,金鐘)
  4. 只有怒火 - 電鋸(香港,油麻地窩打老道 25 號)
  5. 卡加利的奧運聖火 - 豬欄(加拿大,卡加利)
  6. 聖火任你搶 - Nikita(香港,鰂魚涌)
  7. 用內褲燃點火炬 - Stannum(澳洲,雪梨)
  8. 網上傳聖火 - ClubEddy(香港,中環)
  9. 「聖火」不聖 - TinTin(香港,杏花村)
  10. 聖火隨你blog - 薯麥(香港,鑽石山)
  11. 我又嚟接TORCH - mad dog(香港,港島)
  12. 有關聖火的聯想 - 鷹頭獅巢(香港,耀東村)
  13. 擔當火炬手的資格 - angeL(香港,九龍灣)
  14. 聖火.研究 - 大雄(美國,紐約)
  15. 我替胡佳接一棒 - 曾金燕/胡佳(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BOBO自由城/北京市看守所)
  16. 亂世聖火 - Kevin(香港,九龍城)
  17. 如何制造不滅的聖火 - Edmond(加拿大,渥太華)
  18. 和諧聖火之旅 - 影.腦.者(香港,九龍塘)
  19. 聖火「埋洲」- 軒爸(香港,數碼港)
  20. 我的雪山獅子 - 張婉雯(香港,美孚)
  21. 搶火炬:保護奧運火炬傳送的最佳方法? - 賴勇(香港,葵涌)
  22. 約定你,五月二日,點燃激情! - king (不詳)
  23. 2008北京奧運聖火在倫敦:Olympic games and Human rights 奧林匹克與人權 - Rosery (英國,約克)
  24. 聖火夢想 - ChaChaLau (香港,大坑)
  25. 聖火,為中國燃起新希望? - Ningbo(香港,炮台山)
  26. 大家一起在“和谐”中等死吧! - Pale(不詳)
  27. 只屬觀火 - rm501(香港,柴灣)
  28. 奥运火炬烧了谁的尾巴? - 观零零空空观(香港,九龍達之路)
  29. 承接文明火炬抵抗野蠻狂風 - 飛馬(香港,馬鞍山)
  30. 兩種積極有效熱鬧在台灣傳遞奧運聖火的方式 - 李怡志(中華民國,台北)
  31. 期待奥运圣火带来的改变 - 白咏冰(中華人民共和國,某處)
  32. 養火 - Linus(英國,布萊頓)
  33. Blog-Torch-Relay 博客圣火传递 - mono(不詳)
  34. 港女 blog torch 之 無眼睇 - JudyLo(香港,西貢)
  35. 你的圣我的火 - 第三世界书店 (中華人人民共和國,廣東省海豐縣)
  36. 奧運聖火境外護衛團 - 暗黑的卡夫卡(加拿大,多倫多)
  37. 無火torch - Carole(La Réunion)
  38. 冒著奧運的聖火前進﹗前進﹗前進﹗進﹗ - 齊(香港,秀茂坪)
  39. One second when the sacred fire stops burning. 奥运圣火熄灭的那一秒钟. - 阿统(不詳)
  40. 火炬步履艰,思想万重山,标准贫困痫 - 草莓周刊

中途插隊搶聖火:

  1. 搶食世界:網絡上的普羅米修斯 - Read and Eat (美國,紐約)
  2. 搶火炬 - San Wen Ji (香港?)
  3. 聖火呢又是甚麼?(虛擬網絡火炬傳送版) - 星屑醫生(香港,北角)
  4. 誰的世界?哪一種夢想? - Pakkin(香港,沙田)
  5. 拔劍劫聖火去燒雞翼 - katana(香港,中環半山麥當奴道)
  6. BLOG虚拟圣火传递:消费与被消费 - heretic(香港,柴灣)
  7. 如果我是火炬手 - leekf(香港,西環)
  8. 搶聖火 - Uncle Ray(香港,太古)
  9. 搶聖火 - 木子日曰(香港?)
  10. 神聖的慾火 - K.(香港?)
  11. 你我也搶聖火 - Nic(香港,香港仔)
  12. 搶包山,搶聖火 - Small Potato(紐西蘭,奧克蘭)
  13. 再有怒火 - 電鋸(傳完又搶!)(香港,元朗大生圍)
  14. 脫殼披甲搶聖火 - 童虎(中國,盧山)
  15. let me grab a torch - richeyxx(香港,美孚假豪宅)
  16. 極權者手中的聖火令 - Darkman (香港,旺角)
  17. 我可以搶聖火嗎(沒有提供連結)- suet(香港,粉嶺)

Blogger守則?還是反求諸己實際。

近日由blogger Kathy Sierra被恐嚇而引發有關blogger操守、blogger守則等討論,我想大家已讀過不少,討論亦已漸漸移到blogosphere是否該停留於三不管地帶、博客守則會否做成自我審查,損害言論自由等題目上,在這不花時間討論了。

我想如此切入這個問題:世上眾多紛爭,有多少是可以用普世認同法律來解決的?不多吧。要有普世認同已不容易,法律也不一定有效。例子多不勝數,如全球暖化便是水浸眼眉亦未見共識。如此一來,便更不要講區區一個守則對一向三不管的blogosphere可以有多少成效。

At the end of the day,我們除了在有事發生時幫口支持,或是提出未必有用的「守則」之外,還有什麼可以做?我會先從自己做起。做一個對自己言論負責的blogger、留言者,以身作則,效果不會即時出現,亦不能制止將發生和己發生的事端,但比較一個無約束力的「守則」所可能做成的對整個blogosphere產生的寒蟬效應,破壞力自然是前者較少。反正,作為一個正常人,對自己言論負責可不是太難的事吧。

道德,作為對人的行為的規範,是很有用的工具。但是,把道德規範變成「守則」,是否有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blog作為人民的平台,它的自由風氣,不認因個別事件而改變,亦不應以「守則」規範。做好自己,更實際。

幾則隨筆

1. 在紐約時報的網頁上看到這文章(要註冊或用bugmenot),內容提到沒有認可新聞機構的身份,國內民眾和組織不可在網上以電郵發佈評論或消息。另外,搜尋網頁不可發佈非官方的評論文章。雜誌報紙的網頁亦應優先報導官方發佈的新聞和評論。

以 網上媒體的角度,中共可以用這法例達至兩個目的:打壓網上消息傳播和壓制黨外言論。一直以來,網上言論因為較難防止,故中共向來用盡一切辦法收緊本來已 不多的言論空間,這一步只會是長遠步署的其中一步。自從中宣部今年要求網站登錄在案,加上被網民戲稱為《萬里防火牆》的監控,中國網民可用的言論空間再進 一步減少。

2. 一如以往,中共在思想監控的手段,始終如一地笨拙。相比之下,自由市場經濟的點子便高明而毒辣得多。聯合國WIPO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正在審議的「保護廣播機構條約」(Treaty on the Protection of Broadcasting Organizations)提出如下的建議:一般廣播機構播放有版權的聲音、圖片或影片,可享有的商品專營和轉播權有效期應由二十年增至五十年。同時, webcasting organizations(其定義與一般廣播機構相同,只是媒介是互聯網而非大氣電波)應與一般廣播機構受同等條約「保護」。

只 從字面而言,這條約並無不太大殺傷力。可是,這裏要留意的是webcasting organizations的定義,以及條約對版權物品的影響。 我在上面提過,縱使媒介不同,但WIPO依然把webcasting organizations定位成為和電台電視台相同。問題是除了媒介外,互聯網上並無類似廣播機構的中央架構統籌以上物品的發放,故除了部分電台電視台 之外,一個以互聯網為媒介而運作模式有如電台電視台的機構並不成立。但WIPO把webcasting organizations等同電台電視台,能令小如一般webhosting公司亦可被視為webcaster,即時擁有其負責傳送的一切聲音、影像的 商品化及再發行權,為時五十年。商營傳媒亦可成為webcaster,所以經由傳媒在網上轉播/轉載以上物品,亦可享有同等權利。更恐怖的是,無論版權為 商業性質的或是Creative Commons的,條約一律有效,因為有關權利凌駕於版權之上。

上面說得比較煩複,舉個例:我制作一個 用Creative Commons licence的podcast,放在網上供人下載。如果這條約存在,則其他人要轉播不單要得到我的同意,更要得到負責檔案傳送至下載者的所有機構,由 ISP到hosting無一倖免。另外,商營傳媒如果轉播那podcast,該機構無論是否版權持有人,亦可擁有以上的權利。

這種事件,實在叫人懷疑:究竟這個世界是否由商界統治的?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個條約,不但用錢和權利手續限制言語、創作自由,更讓傳媒機構無視版權,強搶個人的創作成果。

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們可以做什麼?其實不多。香港連WIPO的會員都不是,我們有什麼意見都無法表達。唉!

3. 我媽的情況一直在進步,雖然步行仍有不便,但已可自行處理日常事務,惟家務則仍未能勝任。她現在要做物理治療,每星期三次,每次兩小時。往後的日子,便只有靠她的努力和我們一家的造化了。

4. 早上在樹下等車時,竟然有小鳥空襲,正中頭獎,萬分狼狽。鳥兒,要證明這城市仍然充滿生機,可不需向我空襲吧…

延伸閱讀:

New York Times: China Tightens Its Restrictions for News Media on the Internet
CPTech.org’s site for WIPO Treaty on the Protection of Broadcasting Organizations